好友蓮娜經常問我最多的壹句話是:無聊的時候妳會做什麽?

我的回答清晰而堅定:讀書與音樂。

尼采說過:沒有音樂,生命是沒有價值的。

讀書與音樂這兩樣是我的荷塘月色,那裏千山暮雪,草長鶯飛,那裏清風明月,草木蔥蘢,那裏是壹處幹凈而透明的天堂。我只是在我的壹畝花田裏修行,寵辱不驚。

我在音樂中纏綿,傷感,在樂曲中長大、成熟,,看花開花落,微風細語。我也在歌聲中尋找失去的故事,有時輕松愉悅,有時熱淚盈眶,每當那些熟悉或者不熟悉的音樂緩緩響起的瞬間,我就像遷徒的鳥兒棲息到家的港灣,溫暖而踏實。很多時候如同積攢珍珠壹樣小心翼翼地收藏那些樂曲,如同收藏另壹個自己,水珠壹樣的音樂,串起花瓣壹樣的記憶,壹段真實而唯美的回憶就此拉開序幕,每壹首樂曲裏都住著壹個不同時期的我,每壹首旋律裏都有曾經的過往,淚水與歡笑,榮與辱。喜與悲。

好多年前, 因為壹段失敗的感情壹個人躲到異鄉去療傷,原以為離開沒有他的天空我會很快痊愈,但是站在陌生的街道,看著陌生的人群,陌生的廣告牌,我的五官發揮到極致都感受不到壹點點溫情,壹次次站在那個陌生的城市街口,孤單和恐懼如潮席卷全身,令我窒息。我的腳步徘徊在人潮洶湧的車站門口,迷失了方向。壹個女孩操著異鄉口音從我身邊經過,嘴裏卻哼著蔡幸娟的那首《緣份》:

 

cup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