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起,本來就是兩個人的事情,不需要那麼多砝碼,那麼多約束,因為只是單純的想在一起,想地老天荒。
接到那個從最南方來信的時候,我還在一個人,重複著那周而複始的生活
每天,都是一樣。起床,洗臉,上課,回家,從來沒有變過每條,都是一樣。面對著電腦,書本每天,都是一樣。走過同樣的街道,看著同樣的風景,而心裡卻總是空落落的
我不知道這樣的生活要持續多久,也不知道它會在哪一天結束,但我相信,一定會有那麼一個人,出現下我的生命中
安的信是從最南方寄過來的,當我還在這座北方的小城中,忍受那刺骨的寒風時,那邊還是穿暖花開,我想,現下的你,真的是找到了那個面朝大海,春暖花開的地方了吧,你當年和我提海子的時候,我還是那個懵懂的孩子,我不知道什麼叫做安逸的生活,什麼叫刻骨銘心的痛,什麼叫愛情。
後來的很多年,當那句話已經世人皆知的時候,我才知道原來夢想不過如此,原來人的心裡也就這么一點點的夢想,就像田園牧歌一樣,
我曾經有想過,離開了麵包,我們還有什麼。可是我後來卻發現,當一個人心如死灰的時候,再多的麵包卻也無濟於事,還是如同行尸走肉一樣,苟且存活在這世上。
或許,我們要的如此簡單,卻也如此困難,我曾經聽你講過三毛和荷西之間的愛情,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你說,他們可以為了愛情,在沙哈拉結婚,然後有那麼多的浪漫,那麼多的美好。
後來,很多年後,我在學三毛那一段的時候,我聽到的卻是另外一種聲音針灸
或許三毛太過理想化,文章裡面的荷西,或許並非真的那樣,甚至有人懷疑他存在的真實性。
但我相信,三毛真的愛過,而且真真正正的愛過。
那天,我在教室裡坐了很久,我忽然想告訴你,其實我們看到的美好,都有它令人畏懼和恐怖的一面,或許在你想像的美好中,有那麼多私心,但愛情終歸是愛情,我為旁觀者,又能怎樣呢。
我忽然又想起了那些年,那些深陷其中。
你在信上其實說的很簡單,你只說的安好,你說你找到了你的福祉,
每月一封,一貫如此,你總是說,我應該找個喜歡的女子,再好好的去愛一次。
其實,我還有很多事情沒有告訴你,我只是告訴過你,那年我曾經單純的愛過。可是,你卻不知道,這么多年,我都已經忘記怎樣去悲傷,怎樣去流淚。
而我也不記得怎樣去愛一個人男士禿頭的原因
那年,曾經被愛情傷得體無完膚,傷痕累累。
我醒來的時候,你告訴我,活著就好,因為只有活著,才會找到一個真正愛自己的人,和一個值得你去愛的人。我曾經試圖去尋找那個我值得去愛的人,可到最後卻也無功而返,我曾經想過,一個究竟是我不食人間煙火,還是人們太過世俗。我在一篇小說中寫過兩個交換了身分的男人,一個人變成了農民,一個人變成了富人,可是當一個人從鄉下來到那奢侈而糜爛的城市之後,他才發現,原來生活或許並不像自己想像的那樣簡單,被這物欲橫流的思想所引導,被這糜爛的生活所腐蝕,他發現了原來在這城市中,娶妻生子,子孫繞膝都是件奢侈的願望,因為人們連那個安穩的窩都沒有找到。
而這個故事的結局也很簡單,他們又回到了原來的生活中,一切又回歸了那原有的軌跡。
其實生活本該如此,有些人出現下自己的世界中,其實就是一種誤會,可誤會的傷痕,卻不是回到那原有的軌跡就能彌補。而,時間就是那最好的藥。
你說,我就是這樣的人,別人對你有那麼一點點的好,我便會對人有千倍萬倍,而我的弱點就在於此。
可是你忘記了嗎?我不想把我感受到孤獨讓別人去體會。或許,我忘記了怎樣去悲傷,但我還記得悲傷時候的樣子環保回收
我曾經問過很多人,王子和房子,鑽戒和福祉,你們要怎樣去選。
我從來沒有告訴過別人,我是個讀心者。我可以讀到那心中的祕密,但我卻只有自己知道而已。
我曾經問過你,為什麼人們要把愛情附加了那麼多的條件,比如房子,比如鑽戒,比如一場奢華的婚禮,你說,只是人們太世俗罷了,沒有愛情的婚姻讓人缺乏安全感,如果再缺乏物質的保障,那麼還能剩下些什麼?
其實,愛情只不過是兩個相愛的人的感覺,而婚姻就是兩張成本是九元的紅本,只不過我們把它附加了太多的條件,其實那些都不叫愛情。其實,愛一個人,想要給她優越的生活,卻又無可濃非。
我曾經想過,找個對自己好的人,哪怕僅有那一絲絲的關心便好,我便會付出一起對她。只不過命運本來如此。
有一天,我想我會找到悲傷的感覺,因為有一天會有一個人走進我的心裡。
不過,那一天我也不知道要多久。

創作者介紹

日誌不追風少年

cup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