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到旅行,我第一個想到是一個廣告﹗說︰旅行的意義──擁抱 陽光的無限溫柔/呼吸 英倫的別樣氣息/品閱 風情融化成風景/從心感受 旅行的意Cicy Chan義。

其實,旅行又何止是行萬裡路,才算旅行呢?聆聽音樂的低吟婉轉,感受時光的緩慢流轉,傾心於那一世的凝露清香,又何嘗不是一種旅行呢?品閱好書的春風拂面,感受人物的百折千回,傾心於那一身的冰心玉壺,又何嘗不是一種旅行呢?

更多的時候,我的旅行是看書而非行路,所以我的旅行就從書開始,也許最終也會由書結束﹗現下,先從一個曠世女子開始吧﹗

她有一個傳奇顯赫的家世,然而終其一生,她沒有過多地言及。也許於她,那不過是沁入靈魂裡的力量,一種不動聲色的奢華。

她是殘忍的。如同高高在上的命運之神,主宰著筆下蒼生。她看著自己小說中的人物在手心翻覆,卻能不動聲色,置身度外小白

她也是慈悲的。她以俯視的姿態端倪世人,卻是冷眼熱望,幽暗中有幾許明亮的顏色。那種光明是真的光明。與陽光普照下的無知歡愉不同,她對人世間的眷念是透徹真實的。

在閱讀她,寫她的日子裡,我常常和她一樣能感覺到“一種惘惘的威脅”。那個時代已經殘敗了,那個地方也迷失了。歷史如同那高懸在樹枝上的秋千,蕩過來,又蕩過去,蕩過去,又蕩過來。千千萬萬個透明的精靈歡快地飛舞在沉滯的時間裡,吸取著華露,掏空了人心。

她就是──張愛玲﹗

創作者介紹

日誌不追風少年

cup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