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我一直刻意保持一種輕鬆的生活狀態,因為我怕有了過多的壓力會加速我“老了”的進程。有時候我用一種近乎於“超人”的樂觀心態去想︰雖然我現下過的還不好,沒事,說不定我那個還沒未曾謀面不知在何方的老公正在努力打拼呢,或許他已經很好了呢。可見自欺欺人的程度顯然達到了爐火純青的境界。

不知道惡夢究竟是什麼引起的,我覺得是一種心理或生理的暗示吧,不是迷信的那種。總之,昨晚一夜無眠,夢魘Freight Forwarder

周遭很靜,我在百無聊賴的上網,忽然覺得本本很熱,熱的吱吱啦啦的,然後就聽見有線路燃燒的聲音,我跑的遠遠的,轟一聲本本爆炸了。就在這一剎那,我感覺到時間和周遭空間內都在詭異的發生變化──天忽然變黑了,有些死寂;周遭有        的聲音,像是鬼怪慢慢襲來。也許是我看《死神來了》留下的記憶痕跡。就在我恐慌不已、心跳幾乎沒有規律的時候,一陣風吹開了南向的大窗戶,窗前掛滿了夏天的衣服,飄來飄去。一個面目不清,但是能讓人感覺毛骨悚然的女鬼冷冷的站在我跟前,動作很木然的把我摔倒床上,冷汗、心悸、驚恐。然後就是大多數人可能會經歷過的“鬼壓身”。精神被極度摧殘以後,我竟然有些憤怒了,我使勁掙扎著,心裡狠狠的想︰我便不讓你壓死我﹗打邊爐食物鬥爭和掙扎了不知多久,我終於可以動彈了。一個陌生的聲音急促的告訴我︰“你屋裡有鬼,趕緊穿上窗戶前1號和8號衣服逃走﹗”奔到窗前,手忙腳亂,有些靈魂出竅。顯然我不知道什麼1號和8號,拽下一條粉色的裙子就胡亂穿上,深一腳淺一腳的往屋外走,“  ”一聲關上門的瞬間我忽然覺得有東西忘記拿,鬼使神差的又推開門──那一刻我徹底崩潰── 一個臉色鐵青的男鬼在詭異的刷牆。一種無形而強大的力量像“車裂”的酷刑一般,要把我撕裂。我一動不動被慢慢撕開,男鬼和女鬼都不見了,周遭只有深深的夜幽然的看著這一切睡美容

早晨醒來,精神極度萎靡,靈魂像是被抽空了,趴到窗前看見一朵黃的很耀眼的菊花。難道不是夢?難道我真的死了?寒氣又襲來了。驚醒。原來是夢中又套一個夢。

當我徹底醒來,知道這一切不過是夢。然而夜依然深深的、靜靜的,像是能被呼吸的聲音碰碎。我一動也不敢動,滿臉都是眼淚,連拿起手機看看時間的勇氣都沒有。此時的時間彷彿被夢境帶來的恐懼拉成了細絲,長的漫無邊際,最終終於被誰開門去衛生間的聲音扯斷了。我獲救一般的去摸手機,看看時間6點了。但依然沒有勇氣起來去開燈,我覺得周遭充斥的都是夢境的碎片USB手指

睜著眼睛等待天亮,忽然覺得自己很孤單、很可憐,在長長的噩夢中、在我最害怕的時候,周遭只有深深的夜。

創作者介紹

日誌不追風少年

cup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