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喜歡和朋友在陽台上聊過去、聊現下、聊未來。

這個世界,沒有誰可以永遠的陪著誰。現下和我的朋友是認識半年的同學,是一個宿舍的室友。現下說實話,很多很多的事情讓我感到很滿足椎間盤突出

只是,記得那年一個星空滿天的夜晚,一個溫文爾雅的男子曾對我說過,無論你現下怎么樣,以後怎么樣,你的身邊的朋友總是再換。除去了那些親人,你的身邊的那些人永遠是在變換。不要說什麼永遠在一起。即使你們關係再好,經過時間的洗禮。一切就不算是什麼了。而曾經的那些美好也只是在回憶中佔有一部分內存而已。現下想想,事實就是這樣。我以前高中的好友,現下有幾個還記得我?在他們的世界中,早已沒有了我的存在。當雙方四目相對時,已只是當做陌生人一般離開。絲毫沒有記憶。這就是曾經的友情。那些所謂的友情是什麼樣的?我是不知曉的。也是不清楚的。現下說一個宿舍的朋友們相處在一起,是那麼的快樂,那麼自在。在休息日的時候一起出去玩。在我想要做些2的事情的時候,陪在我的身邊。我不敢奢求他們會一直的陪著我,直到各自老去。但是,現下,我有所求,他們就會所應。這種感覺讓我很愛很愛USB手指

總是喜歡問,如果我現下失憶了,你們會怎么做?他們會毫不猶豫的說,砍死你丫的,你要是敢忘記我們,我們就把你丫的放血晾干,做人肉乾子。聽到這個回答,我真的很開心。不管未來怎么樣,現下的我是開心的。身邊有著可以和自己一起2的朋友,在自己無聊、孤獨、傷心、難過的時候,他會默默的陪著我。如果,現下的你,身邊有著這樣子一幫的朋友,那你就是福祉的。不要想著以後,珍惜著現下。未來是靠自己去走的,不是靠想的。

我有想過自己一個人去旅遊。那會讓我覺得自己是自由的,或許那樣,才會讓我覺得自己的世界不是很小。但是,我的世界總是那麼小。可移動的內存小的可憐。可移動的磁片裡的內容總是在不斷的變換。那些不斷變化的內容就是我身邊的人給我帶來不同的回憶。我想著要如何的擴大內存,事實證明那是個難以實現的事情。在可移動的磁片中,要如何擴大?或許內存可以。內存有些東西是該換換了。這是我經過思考後,決定的塑料回收

看吧,現下又在聊著最近的事情。那些高中時候的回憶總是清除不了,總是被提出來醒醒。今晚的夜空很美,依如高一那年在天台和某個男生一起看的星空。只是,今晚我決定把回憶中的人物更新。那個溫文爾雅的男子換成兩個性情率真的女孩。只是不知在許多年後,記憶中的她們又會被誰給取代?

創作者介紹

日誌不追風少年

cup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