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搬進這套公寓,敩甴粄茬黃依的心卻變得空蕩起來。
公寓裡什麼都有,衣櫥裡各式的衣服,首飾盒裡各款的飾品,卻有點打動不了黃依的心。這是怎麼了?黃依不停地問自己,這一切不都是自己曾經渴慕的嘛?這漂亮的名牌時裝,那誘人的經典首飾,還有貴婦人似的高檔生活。可是,當這一切真的變成現實時,她卻又困惑了。
是的,有了,自己曾嚮往的一切都有了時,黃依再度迷失了。
黃依打扮的極為入時,卻百無聊賴的在街上走著。她一步一步,一條街一條街的,似乎在尋找著什麼東西,也似乎在打發著什麼。每到一處,她便成了別人揣摩的焦點:這麼漂亮的女人,她似乎在尋找什麼,到底是什麼呢?
“一、二、三、四!”一陣響亮的口號聲讓遊蕩的黃依從似乎是夢中的迷茫狀態中清醒,她已不知不覺中轉到了一所中學旁。操場上許多的學生在跑步,衣著整齊,列隊整齊,步伐整齊,還有那響亮的口號聲更是整齊,猶如洪大的春雷陣陣傳過大地。
當學生真好,黃依突然有這麼一種感覺,但剎那間她又在心裡把自己的臉使勁地打了幾巴掌,黃依啊黃依,幾個星期前你不還是個學生嗎?若如不是自己的虛榮心,如若不是自己對金錢地過分渴求,自己現在不也正坐在大學的教室里或上著課或自修著,可是,今天的黃依卻如喪家犬般地來回在街上游盪,難道是自己錯了?難道真的是自己錯了?
黃依想自己曾千百次地發狠一定要改變自己的生活環境,哪怕像金絲雀一樣讓有錢人包養,只要自己不再貧窮,不再受同學的譏笑(衣著的簡樸,飯菜的低賤……),她什麼樣的代價都肯付。等她有錢了,她一定要最流行最名牌的衣服,她要用她擦過時裝鞋的人民幣或是美元砸在曾譏笑她的同學臉上,她要……為此,她似乎是變態了,瘋狂地出入各種舞廳,迪廳,希望像電視劇中的情節一樣,碰到有錢的又中意自己的大佬。等她有錢之後,過幾年自己再從頭再來。她安慰自己的理由是:自古笑貧不笑娼。
終於,她釣到了那個已經禿頂,年齡幾乎與父親相似的外商。他答應給黃依買一座別墅,一月再給她幾萬元的零花,條件是黃依在國內陪他五年。黃依答應了,幾乎是不加思索的答應了。她不停地安慰自己,五年只是彈指間,也許五年之間自己的同學還沒有安定下來,而自己……等五年後……
所以,黃依真的金絲鳥般的搬進了那座公寓,退了學。碰巧的是那個外國佬卻因生意上出了一點紕漏急著回國去了。走時說過幾天就會來陪黃依,讓黃依乖乖地等他。
“艱苦鍛煉,自強不息……”那宏大的口號聲又一次打亂了黃依的沉思。她的目光鎖定了那些學生,渾然不知自己已經駐足多久。
“我要飛得更高……”那個外國佬給黃依買的手機響起。
“餵!嬌嬌呀?你在哪呢?我回來了,在家等你,快回來吧!寶貝……”黃依打開手機,聽到那個外國佬生硬的漢語,那聲音聽起來已不如那些日子如救命稻草般的吸引人,黃依卻感到一種強烈的噁心,她幾乎要吐出來。
她憤恨地把精緻的手機摔在地上,在人們的詫異中向火車站跑去,邊跑邊慶幸自己給那個該死的外國佬留的是假名,邊跑邊慶幸自己差一點就丟失了自己。

創作者介紹

日誌不追風少年

cup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