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和他一起,在去中南的小窩裡的路上,不知不覺的就哼起了劉若英的歌。我說,我最喜歡這一句歌詞:自由和落寞之間怎麼換算……沒有看他的表情,順著歌裡的意思看了看天。長沙的總沒有很藍很藍的時候,就算是藍的,也是被遺忘了很久的老房子的藍玻璃窗子,厚厚的蒙著一層灰……他說,家裡的天很藍,夜晚的星星也很亮,詩我覺得那像是河底反著陽光的小石頭。星星們都不說話,可是看著密密亮亮的,總讓人覺得他們熱鬧……

說著說著,又不知道聊到哪裡去了。專心致志的談天和牽手,偶爾也會不小心撞見某路人含笑的嘴角或者冷漠的眼神,自然不是衝著我們來的。大街上,數不清的,卑微的,各種各樣的表情展覽者。每天都這樣的和成千上萬次的人擦肩而過,有人不小心踩了我的腳,有人被我看見了偷偷藏好的紅眼圈,有人又在說著“瘦了”或者“胖了”之??類的話題,僅僅是這樣,都不知道這是我上輩子的多少次回眸才換來的——直到有一天,你遇到了,傳說,那是上輩子將你掩埋的那個人,故事的情節才開始改寫。開端。發展。高潮。結尾。一字一句,結束單行線的旅程。

然而——我知道這個世界不是絕對的好,我也知道有結束也有衰老,我也不怕“一朝春盡紅顏老,花落人亡兩不知”,如果沒有結束,那麼我寧願不要開始。我知道終有一天,我們還是會分成兩路去繼續,就算是死了把骨灰混在一起纏綿也會被風吹散。你知道嗎,我不害怕,如果不告訴我會有個結局,我只怕我會憔悴在等待結果的時間裡。我們遲早是要分開的,生,老,病,死,你我都做不了主,我能做主的,就是在任何我還能這樣做的情況下,把手放到你手裡,或者靠在你肩上,數你新長的白髮。我想做的是你生命裡最美的風景,初秋的林蔭道一般,靜美安好的陪你到我的最後。

創作者介紹

日誌不追風少年

cup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