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悠然醉南山’許多日前,就有了在梨花開時去賞梨花的打算。曾幾次打電話詢問東團村的朋友何時梨花開,通知我們一聲。最近家事煩亂,耽擱了一些時日。昨天稍事消停,想起了與梨花的約定。正謀劃之際,仁裏鄉的袁老師來到了我的門市上,她的女兒手裏拿著一支將萎的桃花,我問起在哪里采到的,那裏有沒有梨花?她說這是老家袁家莊的果園采的。此時桃花已謝,梨花正濃。並熱情地把她拍到的梨花照片讓我欣賞並複製到我的電腦裏求職

梨花正濃的消息,沖淡了幾天來心中的塊壘。一股偌大的喜悅湧上心頭,迅速覆蓋了我。如果在濃濃的月色裏欣賞濃濃的梨花,該又是一場大醉。我意識地扭頭看了一下牆上懸掛的萬年曆。已是農曆三月二十三了。儘管心生一絲遺憾,可想到正在開放中等待著我的梨花,我還是大笑了起來。拿起手機,約一下南山。

此時,下班的南山正一步邁進了我的書店。我便給他說起去賞梨花的事情。他說起前幾天我家中有事,未曾相邀,已自獨享梨花之盛。並言及這兩天正是盛期將轉凋敝。賞玩趁時,過了這兩天可就趕不上了兼職

明天就是星期天。對書店來說,比較忙一些。再說又耽誤了一些時日,總不能在隨隨便便的關門去欣賞什麼梨花了吧。憾意又一次襲來,一絲不快瞬間爬滿了心頭。南山說他那天用手機拍了許多梨花的照片可以用藍牙傳給我分享,可終因操作失誤而未能如願。本來有晚飯後散步的習慣。因為心情懨懨的,一絲困意趁勢作祟,便早早地睡了。一覺醒來已是早晨六點半了。常常睡懶覺的我再也睡不著,輕輕滴喚了一聲妻子醒來後做早飯,我去散一會兒步。出欣欣嘉園北門往北十餘米就是一條橫貫縣城東西的公路,與北城華府相峽。有十字街口一直正西沿路兩側路南是大賈村,路北是縣直小學及縣婦幼站。在過一個十字路口路南是振堂公園,路北是一片閒置的空曠的荒地。沿著公路一直正西的這一段是最安靜的,也是最熟悉的。儘管每一個夜晚在這段路上享受夜的靜謐,這條公路給了我太多的情思,太多的快樂。走在這條路上,走在清新早晨的微微地春風裏。自己就是一只沖天而起的紙鳶防脫髮

麥苗青青,樹木參參;飛鳥習習,景物漸換。在不經意的、驀然的回眸之中,在一排排楊樹的後面遮掩的一點點雪色撥亮了我的眼睛。似一道驚詫的閃電掠過內心,使我得到片刻的窒息感覺。‘是梨花,這裏有一片梨園呀。’我像一個孩子,小跑幾步下了公路,穿過那排楊樹。發現。一片梨樹林站在那裏,開滿了梨花等在那裏。

創作者介紹

日誌不追風少年

cup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