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些日子日本地震了,海嘯了,核電站爆炸了。作為一個並不高尚的我看到這個消息激動地真是一夜沒有睡踏實。你想啊,中國汶川僅僅是地震就死了多少人?何況加上海嘯,核電站爆炸呢?這下小日本可有的受了。結果第二天我看到的卻把我小小的僥倖心理不折不扣地打回了原形------日本受如此大災的死亡的人數相對於汶川來說只是:幾個對幾萬個史雲遜有效
  
日本的核電站爆了,最忙的卻是中國人。我們在忙什麼?忙著買鹽。然後有人很不解的問我:“你為什麼要加個卻字呢?很驚訝嗎?”我想那時這個答案是肯定的。不過在我國和日本釣魚島爭端期間時,我國人民又在積極的忙著砸車,我想一切都不必驚訝了< 
我曾聽很多人說過:“現在的中國是一個極其不民主的社會。人民的權利是寫在書上供人民用來朗讀的。現在辦事就是兩件東西權和錢。”俗話說的好,蒼蠅不盯無縫的蛋。既然有人這樣說,那麼這樣的狀況就有其現實性。然而,我們的權利哪去了?是誰偷走了中國人的權利呢Pretty renew美容
  
縱觀歷史長河,從奴隸社會到封建社會,從資本主義社會到社會主義社會的今天。在我們身邊“申民權”的口號就沒有停止過。因為申民權封建社會推翻了奴隸社會,因為申民權資本主義社會取代了封建社會,還是因為申民權才有了我們今天的社會主義社會。民權在社會的變革中的力量是起絕對作用的。民權一直在指導著人們一步一步地走到了現在這個寫在《馬克思主意哲學》書上的理想社會。那麼為什麼到了今天我們卻還是在申民權呢!為什麼民權還是我們最大的問題呢!
  
  我想或許答案就在我們身邊。以前醫院是用來看病的,以前救死扶傷是醫生的天職。現在醫院是用來賺錢的,現在醫生成了老子要病人供著了。我們開始罵醫生,罵醫院,罵國家。其實最該罵的就是我們自己牛欄牌回收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醫生主刀開始流行送紅包了,好像你不送錢醫生就會在病人身上隨便割幾刀,好像以前我們沒有送錢的時候醫院就是病人的火葬場。醫生主動向病人要紅包了嗎?沒有。醫生說你不給我我就不給動刀了嗎?也沒有。我們自己心甘情願的將錢送上,主動形成了圍成自己的火圈,等到自己被大火燒到身上的時候又開始罵爹罵娘。

創作者介紹

日誌不追風少年

cup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