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我請他抽支煙,坐一會兒。他感激地沖我笑笑,他說他下崗了,到純淨水公司承包了我們這個社區送純淨水的業務,生活還過得去,就是忙,就是累。我說,我們都是在苦中掙扎,只不過用不同的方式。他聽了,得到安慰似的笑笑長毛

 星期天,兒子坐 在沙發上看電視。這位師傅扛著水進來,兒子用手扇著鼻子:“嗯,有一股氣味。”我對兒子眨眨眼,示意他別往下說。這小子不肯甘休:“你沒聞到啊?一股濃烈 的氣味。”怒火中燒,我伸手就要打。不料,這小子揭竿而起,“打我幹嗎?就是臭,臭腳臭襪子的臭。”我一下子呆住了,尷尬地止住了手,但心裏還存著僥倖,希望走到門邊的師傅沒聽見。可是,他站住了,扭過頭來,滿臉通紅,歉疚地說:“別怪孩子,都是我沒注意。”

 夜裏,我跟孩子說:“兒子,這次我真的不能原諒你,這位送純淨水的師傅,也有一個和你一般大在學校讀書的孩子,他將水送到這裏,爬上5樓,一桶水只賺一塊錢,蘆薈汁流了多少汗?”兒子很委屈,“我只說臭又沒說其他的,你卻要打我。”許多事,許多心情,他這個年齡,顯然不懂。

 再來的時候,這位師傅不再是脫了鞋徑直走進來。他在門外窸窸窣窣弄了好長時間,進了客廳,腳上套了兩只綠色的、類似塑膠袋的鞋套。一種無法言說的尷尬,在彼此間心照不宣。我勸他無須這樣細心,他笑一笑:“服務總要講究品質的。”然後匆匆地幹活,匆匆地走。那雙綠色的鞋套,一直讓我不安。

 門邊有個位置!坐在沙發上抽煙,我忽然產生靈感。於是,和兒子把飲水機安置到這裏。這樣,不用套什麼鞋套,站在門檻一伸胳膊就可以換水。一次次地來,他好像沒有在意飲水機位置的變化,我也不希望他體察到我的用心嬰兒睡床

, , ,
創作者介紹

日誌不追風少年

cup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