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一個河南遊客找到我們倆的客房,我打開房間門,走進屋裏,順手開開電燈,打眼一瞧,房間裏幽暗的光線,把白色的床單給染成了一種淡淡的昏黃色,給人一種挺溫馨感覺。
我懶洋洋地躺在床上舒舒服服地休息了一會兒,這才起身和那個河南遊客一起到樓下的餐廳裏去吃飯。大家在餐廳吃完晚飯,就自發的三人一組,五人一群,陸陸續續地離開驗身計劃賓館,到街市上玩耍,購物去了。 晚餐的菜不適合我的口味,只吃了幾個油炸花生米和幾瓣水果,喝了兩瓶冰鎮啤酒,吃完飯肚子有點不舒服,也就沒有什麼興趣去閒逛了。
我上了樓,在房間裏待了一會兒,覺得實在是沒有什麼事可做,一時半會兒又睡不著覺,便鎖上房間門,無精打采地下了樓,在賓館的院子裏散步消磨時間。
阿龍不知道從哪兒弄了輛摩托車,要帶著那個廣東小妮子出去兜風。小妮子的媽媽說什麼也不准她女兒跟著阿龍出去玩。
那個廣東小妮子,即不說去,也不說不去。阿龍拉著她的手讓她坐到摩托車的後坐位上,她就乖乖地叉開雙腿坐上去。她媽媽拽著她的胳膊把她給扯下來,她就站在摩托車旁邊,一動不動地看著阿龍,一聲不吭地在那兒傻站著。private network

      我站在一邊看了好大一會兒,感覺著挺好笑,又氣得慌,便走上前去對阿龍說:“你這個人怎麼這個樣!她媽媽不喜歡女兒跟著你出去玩,你硬拉扯人家一個小姑娘幹什麼!想出去玩你就玩你地去唄。走吧,走吧,小夥子,趕快走吧!別在這兒煩人啦!”
      阿龍理直氣壯地沖著我大聲地喊叫道:“我又不是喊她出去玩,我喊她女兒,關她什麼事啊!真是多餘的。”
阿龍朝著我喊叫完就氣呼呼地發動起摩托車,鼻子不是鼻子,臉不是臉地轉身騎上摩托車,一加油門沖出賓館院子大門,一溜煙地穿到馬路上去了。
那個廣東小妮子的媽媽看著阿龍走了之後,這才算是松了一口氣,轉過身朝我很不自然地笑著說:“謝謝你啦!替我解了圍。這個阿龍怎麼一點也不懂得咱們中國人的禮節,這樣的國際導遊,還真是少見!”
那個廣東小妮子的媽媽朝我說完這幾句話,扭過頭去沒好氣地沖著她女兒咋呼道:“看什麼看!還不趕快跟我回去休息。死丫頭,氣死我啦!”她咋呼完女兒,轉過身子朝著賓館大門方向走去。iphone 3gs cases
 

, , , ,
創作者介紹

日誌不追風少年

cup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