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搬到一個有開闊原野的地方,所以斯奇能夠在那兒自由自在地跑動。它會全速地沖到原野盡頭,消失無蹤;偶爾你又會看到它的頭頂和耳朵在微風中高高抬起、輕輕扇動。它常出去玩得氣喘吁吁。不知它是否曾經抓過兔子,但我知道它盡力在做這樣的事 史雲遜
  斯奇什麼都吃,也什麼都吃得下。有個下午我為了晚上的教會聚會做了250塊巧克力餅乾,不知怎麼斯奇竟發現了裝餅乾的袋子,它不只吃了一點,也不只“大部分”,它吃掉了所有的餅乾——總共250塊!我還以為它在那個小時內重新變成了孕婦。只有這時候它才會呻吟、喘氣,看來不太正常。我不知道它發生了什麼事,趕快把它送到動物醫院。獸醫問我它吃了什麼,我回答,我根本沒有喂過它。獸醫的眉毛抬得幾乎高到頭發裏頭。他說它吃了非常多的東西史雲遜
  我把它留在動物醫院過夜,回家去找我要帶到教會聚餐的奉獻品。250塊餅乾不翼而飛,我怎麼找也找不到。我確定自己在離家前把它們放在碗櫃裏。我到了後院,竟然發現我早先用來裝餅乾的9個塑膠袋整齊地堆在那兒。它們一點也沒被弄皺弄亂,只是空了。我於是打電話給獸醫,向他解釋250塊餅乾不見了的事實。他說不可能,沒有任何動物吃了250塊巧克力餅乾之後還能活命。他在晚上會好好觀察它。第二天斯奇就回家了。從那時起,它對餅乾就不太感興趣,但如果有人堅持它吃的話,它還是會吃補習英文
  斯奇的外表和年紀終有相稱的一天。它在16歲時開始舉步維艱——爬階梯對它而言變得困難;腎的疾病也使它有痙攣現象。它一直是我的朋友,有時是我惟一可貴的朋友。我和人類的友誼會枯萎凋謝,但我和斯奇的友誼一直穩固而可貴。我離婚,再婚,最後感覺自己是個勞碌命。我無法忍受看到它那麼痛苦,我決定人道一點,讓它在生命的最後時刻保持平靜。
  我向醫院預約並抱著它上了床。它親密地挨緊了我,雖然我知道它正在受苦。它不要我為它擔心,它只需要我的愛而已。在它的一生中,它從不發牢騷也不哭訴。它為我們之間付出了很多。在我們最後的一次同車的時候,我告訴它我有多愛它,而且為它感到驕傲。它真正的美長久以來一直籠罩著我。使我忘了我曾經認為它很醜。我告訴它,我很欣賞它從不乞求我的關心和愛,而以一種理所應當的優雅接納。如果動物中也有高貴血統的話,它一定是,因為它有能力像個尊貴的女王一樣享受生活。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日誌不追風少年

cup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