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7年2月20日,鄧小平逝世,舉世哀悼。在這段非常時期,我更加小心謹慎,嚴格把關,確保兩期報紙沒有發生任何差錯。新上任的廣電廳黨組書記何富麟對此比較滿意。何書記以前是新疆日報編輯,擅長撰寫評論文章,後來提撥為報社副總編,新疆人民出版社總編。我是1970年在新疆日報編輯部幫助工作時認識他的,離開報社後一直沒有交往。27年沒見面了,沒想到一見面互相還能認出來。何書記是個老報人,對於編報業務比較熟悉,經驗豐富,由他分管、指導報紙工作,審看一版大樣,我就輕松多了。

  3月底,廣電廳黨組聘任原新疆人民廣播電台播音員、廣告部主任白山任報社社長,返聘原新疆電視台總編室主任傅暾任報社總編。由於種種原因,我沒有被提抜、重用,報社同仁都同情我。丁總編退休前曾給廣電廳黨組寫報告推薦我接他的班。大家原以為報社總編非我莫屬,想不到返聘一個從未辦過報的退休老幹部任總編。雖然我心裏也想不通,但作為漢編部主任,我依然全力以赴支持、協助新領導的工作,努力辦好報紙,堅持勤奮筆耕,無怨無悔當綠葉。

  聽說新疆人民廣播電台部室升格,部室領導也水漲船高,原來的部室主任由副處級升為正處級,原來的副主任由正科級升為副處級。蓮香在家裏埋怨我:“如果當初你不要求調到報社,還留在電台總編室當副主任,這個副處級不是十拿九穩的嗎?”我雖然也有些遺憾,但決不後悔!道路是自己選的,有得必有失,有失也必有得。雖然失去了當副處級幹部的機會,卻得到了副高職稱,有時間、有機會重新拿起筆,幹自己喜歡幹的事,連續撰寫、發表了幾十篇人物專訪、生活隨筆,得到廣大讀者的好評。有些稿子還被評為全國省級廣電報優稿。

  不知為什么,這些深受讀者歡迎和好評的生活隨筆、雜談文章卻令自治區黨委宣傳部有關領導的不滿,批評我盡搞“自留地”,建議報社總編將《生活空間》版的《生活隨筆》專欄撤銷停辦。傅總編語重心長地對我說:“宣傳部有關領導對你有看法,為了保護你,我的意見是今後你少寫這類文章,或者起個筆名,避免帶來不必要的麻煩。”我一聽,氣得說不出話來。這究竟為什么?為了寫稿,我常常挑燈夜戰,節假日也不休息,嘔心瀝血,辛勤寫作。作為上級領導,非但不表揚,不鼓勵,反而壓制、打擊我的寫作積極性。我實在想不通!不讓寫就不寫唄!我一度沉默,連續幾周沒有動筆寫稿,倒也顯得輕松多了。

  有一次,收到一位小學生的來信,信中說,他奶奶特別愛看我寫的文章,每篇文章看完後剪報、保存,推薦給家人、親友閱讀。來信問我為什么最近報紙上看不到我寫的文章,希望我再接再勵,繼續努力,多寫這樣的好文章。捧著讀者來信,我感動得熱淚盈眶,再一次激起我寫作的沖動。我不甘沉淪,奮筆疾書,伏案筆耕,一篇篇隨筆、雜談、專訪、通訊破土而出,大部分文章署名心聲。因為這些文章表達了普通百姓的心聲,也是出自我內心的肺腑之言,言為心聲,故取筆名心聲。

  4月上旬,我和報社社長白山一起乘飛機經成都去貴陽,參加西北西南地區1996年度省級廣播電視報優稿評選。在辦理登機手續時,因忘了帶身份證,不予辦理。我心急如焚,趕緊給家裏打電話,請蓮香盡快把身份證送到機場。打完電話,在機場候機廳門口焦急等待。好不容易見到一輛出租車急速駛來,在我面前停下。蓮香打開車門,伸手將身份證遞給我,說一聲:“再見!”就乘車回去了。我拿著身份證,趕緊去辦理登機手續。再過十幾分鍾就停辦了,真懸呀!心想,要不是蓮香及時趕到,晚來十幾分鍾,就上不了飛機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uplife 的頭像
cuplife

日誌不追風少年

cup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