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志摩說:“最是那一低頭的溫柔,像一朵水蓮花不勝涼風的嬌羞。”羞色,是人類最自然最純真的感情現象,是愛情的色彩。她猶如披在女性身上的神秘輕紗,增加了她們的迷離朦朧。朦朧的羞色最美,皆因羞色不可做作,不可刻意雕飾,是情感的自然流瀉。


羞色,外表給人以膽小 畏怯 不自在之感,但這恰恰是含蓄 質樸 真誠 賢慧的直接表露,它反映了女性世界的真善美。女子的羞色猶如薄雲後的一輪皓月,引人入勝,令人遐想。當一個男人看到一個滿面嬌羞的女人,就會像看到一朵惹人憐愛的花朵 ,想摘又捨不得。
 
一個女人害羞的模樣不但是她最美的時刻,也是最性感最有吸引力的時刻,羞色不僅僅是一個眼神 一個動作 一抹紅暈,也是內在氣質的自然流露,是一種含蓄的美。
 
可惜羞色雖美,年輕的男女沒有機會感覺這種人性魅力了,不僅僅是如今的女性給予不了,還在於如今的男性也沒有欣賞的耐性和情趣了。
 
不知從什麼時候起,滿大街充斥著牽手的情侶,毫無顧忌的親昵已經沒有了時空場合的界限,隨處可見愛的氣息,環顧四周,似乎已經難覓“人面桃花”了,現時羞色成了女子臉上稀有的風景,摩登女郎隨處可見,大大咧咧,風風火火,是國人的文明又進步了?
 
作為女性,多少得有點含羞帶怯,才能增添女性的魅力,要活潑伶俐,但也不能少了含蓄。羞色是一種含蓄的美,羞色是世界上最美的色彩。
 

創作者介紹

日誌不追風少年

cup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