蒼茫的大地,風吹過的時候,天氣很冷。

北方的干風就像一把鋒利的刀子,縱然經久不用有些遲鈍,但那鏽跡斑駁的背後卻是削鐵如泥的刀鋒。寒風吹過臉上,烙下紅紅的,有些絢麗的雲絲,那情形,就像鋒利之極的刀子在臉上輕輕一揮,絢麗多彩之餘在白皙的俏臉上畫下點點血絲,俏麗之餘竟然能多出些嫵媚的痕跡。

那一季風吹過的時候,蒼茫的暮色中,霧氣在淡棕色的天際化成漫天的蒼茫雲霞。天際的雲霞就像浩瀚的海洋中帆船,遼闊浩大,卻無依無靠,蒼茫的有點像一直流浪的心。心蒼茫,意念也隨之蒼茫,思念蒼茫之餘,便多了些歲月淺淺劃過的痕跡。那有些飄渺的雲煙,有些無妄的蒼茫,有些脆弱的意念,有些冰冷的季風,在歲月的暗黃下潤然了遼闊的心跡,心,竟然有些乾枯。

枯黃暗啞的樹枝直指蒼天,光禿禿的樹乾就像塵封了多年的青劍,隱藏在歲月的時間裡太久,在並不刺眼的陽光下有些落寞。風透過乾枯的樹幹的時候,發出撕心裂肺的叫聲,那些嘶啞的叫聲,似乎在與風訴說歲月的不甘,冬天的淒清冷寂。枯黃的干草在風中搖曳著,暗黃的身影在一望無際的地方悄然隱藏,季風吹過的時候,就像行將就木的老人抬起乾枯的雙手,聲音嘶啞的向著旁邊的老人訴說年輕時候的點滴。蒼茫之外的竊竊私語煥然交織,隨風吹到遙遠的遙遠,只是,聲音有些淒清,無際的荒原有些寂靜。

昏暗的傍晚停住的時候,季風停在窗外的那節矮矮的小小的桅杆上面,歲月的刻痕在上面清晰可見,那分明是一份永遠也給不了的歸程。曾經的明燈只不過是心底的幻影,我們的雙桅船在風暴裡再分東西,你還在我的航程,我卻早已不在你的視線裡。最終,我在新的緯度漾起新的航程,在蒼茫的歲月海洋裡獨自航行。
  
那一季,風吹過。蒼茫是季風過後的落寞,只是季風留下的並不是落寞,而是蒼茫的流浪的心,以及暗啞的曾經的靈魂。

風又起,窗外的那棵枯樹在傍晚的陽光裡一片暗灰色。縮影在黃曆身後的陰影,那裡有說不完的故事,還有存在著的點點滴滴。只是前塵隔海,往事不再,那些點滴的過往,只不過是心底的一份存留的幻影罷了。

創作者介紹

日誌不追風少年

cup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