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思秋的岁月里,我似乎又闻到了家乡散发着的淡淡清香的杨梅酒来......

我不是个喝酒的人,却独独爱家乡的杨梅酒。倘若说我爱家乡,不如就说爱的是这叫做杨梅的酒吧。

呵, 相思的杨梅酒,虽不像红酒那样大家闺秀般能唐而皇之的登上大雅之堂,却到也有一番小家碧玉的韵味。它和红酒有那么点相似,却不似红酒那么红的俗气,红的那 样鲜艳,那么黑沉。它淡淡地红着,不招摇,不自大自卑,到也有一股怡然自得的清香,就像家乡的人们散发着浓浓的淳朴的乡土气息,就象默默奉献的母亲的隐忍 和本真。

说起杨梅酒,那就先说说这有着惊异形状的可爱的杨梅吧。它有着多么甜美的滋味呀,它是圆的,和大的龙眼一样大小,远看并不稀奇,拿 到手里,原来它是遍身长着刺的。这并非是它的壳,而它的肉。等到它渐渐成熟,它的刺渐渐软了,但还是会保存着它的特点,当你用舌尖轻轻触过这平滑的刺,细 腻柔软如同最最甜蜜的吻,使人迷醉呵。它的颜色了,先是淡红,像娇嫩的婴儿的脸,随后变成深红,像少女的害羞,最后变成黑红,其实也并非黑,也许是太红的 缘故吧。可当我们把它轻轻啄开时,便可以看见它里面鲜艳欲滴的肉。等我们把它们泡在二锅头里面足足两个月的时候,它便退去那黑红的沉闷,就可以闻到那散发 淡淡清香却并俗艳的杨梅酒拉Logistics Warehouse

小时候,我总能闻到灶膛里——我们那放柴禾的地方散发的阵阵醇香。母亲就是把二锅头和着杨梅在这发酵了。我不 是个馋猫,那香气却总能引得我活活的咽下那些无趣的口水。而对着这杨梅酒,那时的我总是怀着少许又爱又恨的情绪的。为什么呢,我爱它给我们的菜肴上增添了 情趣,增添了欢笑。而它往往又不是在我们自家的桌上的,这又是我恨的。那时,总是母亲挑着一担担的杨梅酒拿到罗溪街上去卖,去吆喝着穿过了一条条街道。它 压弯了母亲的背,也染白了母亲的头,却独独没有压垮母亲坚持送我们读书的不屈精神,也没有浸湿母亲高贵的灵魂。哪家要是多给母亲一毛钱也断断是不要的。母 亲常说:不贪金,不贪银,不贪一毛钱。而我和二姐,也就是靠母亲用着这杨梅酒的一份奉献换来的白花花的银子而坚持读完大学的。求学的生涯总是艰辛的,也总 会想着母亲佝偻着背在熬制杨梅酒烟熏火燎的那份艰辛,眼泪也常常不由自主的流下来,大抵也会夹杂着母亲烤的杨梅酒有着“为他人做衣缚”的复杂感情吧。所以 高中时征文竞赛我怀着浓厚的感情写下《母亲的杨梅酒》时,把老师和同学感动的一塌糊涂时,我却生生地把眼泪流在心里,也同时把深深的誓言写在心底星級化妝師……

而 此时,我也早毕业了,而且也有了自己的家庭。再来写家乡的杨梅酒,又将是怎样一副景象了?每次同学或同事聚会时,总会有红酒摆上桌来,看着这同样是红红的 液体的红酒,这时我就会想起家乡的杨梅酒来。红酒似乎成为了高雅浪漫的代表,而家乡的杨梅酒,却只能是我思乡角落里的一份芳醇,却很少能登上大雅之堂的, 它就那么默默无闻地躺在家乡的酵坛里守着一份清贫。就象母亲一样,宁愿继续在家劳作,守着那份面朝黄土,背面朝天的周而复始;守着那份故乡才独有的蓝天白 云青山绿水。也不愿意来外面享受着这份所谓的福,尽管二姐和我多次劝过要母亲出来玩玩,尽管我们愿意实现当初的誓言。

上次七月回家,母亲连 同杨梅和杨梅酒都给好生得留在冰箱里。说是留给我细细品尝了,好久没回家,也好久没有吃到如此纯正的食品了,我巴砸着完全不顾吃相的贪吃这清新的杨梅,大 口大口豪饮着这清香的杨梅酒,母亲在一旁也乐滋滋的看着我这不堪的吃相。那有什么关系了?我吃的越多,越香,母亲才会越开心,也才会越欣慰。这也算是对漂 泊他乡的我对母亲的一份慰藉吧。我还能吃,并且还贪吃,说明我还没有被都市的浮华吞噬,我依旧还保持着一份属于家乡的本真。并还能从散发淡淡清香代表家乡 淳朴的杨梅酒中,母亲隐忍的态度中,领悟着人生的某些真谛暗瘡凹凸洞

呵,家乡的杨梅酒,我该为你做些什么了。我想即便我有马良的神笔,也诉说不尽我 对你浓浓的眷恋与思念。我多想一头扎回故乡享受着神仙般的生活,而“朝饮木兰之坠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终究是千古的绝唱,我们这些漂泊他乡的人终究都 是会被各自的生活同时成就和毁灭的人。我只希望自己永远保持那份本真,就像家乡的杨梅酒,就象母亲一样……

創作者介紹

日誌不追風少年

cup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