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無邊的黑夜再一次慢慢侵蝕整個大地的時候,有個人,又開始在孤獨與寂寞之間遊蕩,有顆心又開始被猙獰的夜吞噬殆盡,壓抑的無法呼吸,在一步一步向著死亡靠攏。

忙了整整一天,就在坐下來的那一刻忽然有種空空的感覺,就像世界末日,所謂一天的充實感也就是滿身痛,渾身疲憊,從早到晚不停忙啊忙,忙的不可開交,可是此時卻發現︰到底是忙的啥啊?

夜真的黑了,伸手不見五指,看了看四下沒人,又偷偷上路了,走在江南彎彎曲曲的田間小路上,對著漆黑的夜空肆無忌憚唱起了歌,因為憋了整整一天沒有講的話現下就是借著這種模式來發洩一下,自以為唱自己寫的歌應該很好聽,可是可惜的是現下沒有人聽,不是現下,是從來靜脈曲張

舊舊的街燈以自身微弱的光再次點亮這夜的黑,使原本就很累的心更加疲憊,因為泛黃的光線很容易讓一個喜歡念舊的人勾起已逝的過往,黯然神傷,路越走越遠, 燈光越來越微弱,夜越來越黑,心也越來越累,本想出來走走轉轉心情可以好一點,可是此時卻突生一種無緣由的想哭的衝動,就在眼淚即將掉落的一瞬間,狠狠咬 緊了牙關。

突然發現,有點喜歡現下的生活了,不是喜歡,是習慣,就像時間久了就會喜歡上一個人一樣,但那不是感情,是感激跌打

最初想用一支筆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的願望現下正在不知不覺間變成了用兩只手,並攙雜著汗水,因為照現下的情況看,那只屬於古龍和金庸,有人說,你之所以活那麼苦,那麼累,是因為你夢太大,心太高,羸弱的雙肩支撐不了那顆想要救世的心,就算支撐得了,也不會長久。

再也酷不起來了,因為額頭上的皺紋越來越深,兩鬢上若隱若現的白發越來越多,身邊的同事笑著對我說︰你老了。我搖搖頭,是,你說的是,二十五歲不到的我真的老了。

不喜歡說話,一直很安靜,不是不喜歡,是真的找不到,找不到可以讓我喜歡說話的人,喜歡沈默並不代表就喜歡傾聽,因為天生注定是個寂寞小孩的人都這樣,既然得不到全世界,那就將全世界都拋棄。

身邊的人一個個結婚了,自己也突然想了,可是面對眼前那個天真善良的女孩卻開不了口讓她知道︰你知道嗎?其實我每天都故意跟你過不去,是因為我想這輩子跟你過下去。

在所有人眼中,自己一定是個天生的怪胚,很‘另類’,用那個女孩的話來說‘簡直就是火星人’,其實我到底是個怎樣的我只有我知道︰每個人的心中都有一個死 角,你進不來,我出不去,我把最深的祕密埋在那裡,你不懂我,我不怪你,我把喜歡你種進心裡,如果我們有緣,走一圈還是會再見,如果不見,那就來世黃金價格報價

星期六的下雨天和你同撐一把傘一起去電影院,去公園,去夕陽點點的湖邊,去躲在有雨滴落的屋檐,這些事我想,但是我更想的是給你洋房,給你寶馬,給你大把 大把的錢花,現下想想那句‘有些事情不是你不願意開始,而是你沒有勇氣開始,有些事情不是你不願意結束,而是你沒有能力阻止它結束’說的真對,對的一塌糊 塗。

手中的線裝書滑落了,靜靜的躺在床上睡著了,這一夜出奇的安靜,因為我沒有再做夢。

創作者介紹

日誌不追風少年

cup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