呆在北師的時間也快四年了,當再次漫步於北師那狹長的路口時,我卻難得有一份閒散的心來觀察觀察這空曠的景色。回想所有,我知道這四年的時光讓現實的砂輪磨光了我那憤世嫉俗的尖銳棱角。四年的時光,我終究還是沒能獨善其身,被捲入了紅塵那俗套的浪潮中,一圈一圈地向前波動著脊椎側彎

熱愛文學?或許這根本就不是我該選擇的路徑。那時,少年的“猖狂”讓我能夠的理解僅僅是那“為賦新詞強說愁”的行徑,然後,就自大地以為文學的淒愴只存在於那異鄉漂泊的滄桑之中國際|金價|走勢

懶散的人總有懶散的處世模式,或許所謂的回憶就是那模式最珍貴的描述吧。然而,回憶能帶走什麼?風停了,雲就不會再走了么?記憶存在的唯一價值除了被遺忘,還能是什麼?

春節的假期到了,自嘲地看著兩側這光禿禿的景象,沒有一片葉,甚至連那成群的烏鴉,也飛離了這曾經的繁華,留下的,除了淒涼,就只有那說不出的淒涼了燙畫

回憶起月前那繁茂的景象,或許,這春節對他們來說也是一種結束吧。

創作者介紹

日誌不追風少年

cup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