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前好少去美容院,聽朋友介紹Unique Beauty,心思思唔知好唔好試下。我對一般facial就無乜大興趣,人手通淋巴就好想試下,所以上星期就跟個朋友一齊去Unique Beauty試下,結果按完之後真係舒服左好多,成個人都無咁水腫,效果比想像更加好,相信之後都會keep住去做呢!

可能平時飲得凍野多,又少做運動,所以成日覺得個人好攰,知道通淋巴可以排毒去水腫,雖然未試過Unique Beauty好唔好,但都因為個人實在太攰太濕要去做下淋巴按摩。Unique Beauty嘅人手淋巴排毒按摩,會由頭到腳都按晒,而一d重點特別攰同埋淋巴有d塞嘅位,治療師更加會特別幫我按多d,推個陣真係難免會有少少痛,因為「痛則不通,通則不痛」,所以就算痛都要忍住。治療師一路用力同我按摩,一路話我知淋巴液流動唔暢通個陣,就會係身體入邊嘅淋巴結附近堆積,會引致面部、腋下、手臂、腿部等有腫脹、水腫嘅問題,我聽完就明白點解自己瘦瘦地但手腳都係會比較腫。

Unique Beauty嘅淋巴按摩好唔好?我會話好值得做,雖然按個陣係會有d痛,但專業按摩師好細心知我唔受得力就會細細力開始再慢慢加大力度,佢幫我按手臂、大脾、小腿個陣按得好落力,又會好仔細咁幫我逐個位按下有無塞住淋巴,所以就算有d痛我都會忍住,忍忍下就覺得無乜野。按完之後係有少少酸痛,但第二朝一訓醒就已經感覺到個人無之前咁濕重,照鏡都覺得面、手臂同大脾無咁水腫,所以真係舒服左,絕對值得做。

 

 

 

 

 

 

 

窗外的聲音嘈雜著,聽不清楚唱的什麼抑或是說的什麼。而我的心裡亂亂的,近日來,一種莫名的孤獨感總是縈繞著我。這種感覺讓我坐臥不安,顫顫巍巍。我知道這一定是你的離去給我帶來的不安。而我似乎本就該是這樣的。分分合合的事情總是能觸動我敏感的神經,或許我應該從事文學方面的事情吧,因為每到這個時候,我只能用手敲打出這樣的一行行抑或欣喜抑或悲傷的文字。 “感時花濺淚,恨別鳥驚心。”每當這樣的時候,似乎總能看到不該有的悲涼,風顯得那麼的無情,牆壁也是冷峻的矗立著,就連鞋子敲擊地面的“咔咔”聲都像是一種同情抑或可憐。老洪離開了,從此沒有人一起打球,一起吹牛,一起喝酒,一起出差了。也許是類似的經歷讓他的離開使我格外眷戀;也許我們都有著自傲、自負但在別人看來可笑的自尊讓我依依不捨。不管怎麼說,老洪還是離開了,帶著未完成的夢想,也許還參雜著某種遺憾。老洪的離開是有意義的,因為離開的老洪是帶著更高追求的。老洪的離開也讓我清醒理解了自己的現在。
  
當老洪第一次踏入公司的時候,閄棹嵗那時我已經六個月了。最初的印像不是因為相貌也不是因為言談,而是他頭上籠罩的光環——東華碩士。在服裝這樣的勞動密集型企業,名牌的本科生就已經是稀有物種了,何況碩士。應該說起初對老洪並不了解。那時候的我還沉迷在自己的小日子裡。與老洪的關係就是表面上的同事而已,見面打個招呼,偶爾借借東西。或許是因為愛寫東西的緣故抑或是其他的什麼原因,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也不知從誰開始,大家給我起了個雅號“才子”。愛美之心人皆有之,愛慕虛榮就像拍馬屁,對我一樣受用。我也沒有想到這樣的稱號會成為一種負擔。每當開會或有頭腦風暴的時候,總會有人想起我,讓我參與其中。其實與我而言,只會碼字而已。一些會議紀要,一些閃光建議,一些靈感之光總讓我糾結和欺心。其實我可能真的就是“窮酸的文人”,唯一讓我自知之明的就是我做事情有幾分細心,追求完美。我懂得笨鳥先飛的道理,也用自己的行動實踐著這個道理。激情與時間是一對冤家,總會在不經意間相互的消耗。歲月磨練的不僅是意志,有時候也會磨練出惰性。我的激情就在歲月中慢慢的耗損了,甚至有了幾分的麻木。
  
與老洪熟悉是我淡出自己的小日子以後。人都是害怕孤獨的,因而世界上才有了朋友。那時我稱老洪“研究生”,老洪稱我“才子”,我們就在這樣的玩笑中相互吹捧著。直到有一天老洪成為了我的上司,我們才有了更加深入的了解。工作上、生活中,我們亦師亦友,相互理解,偶有摩擦也能一笑了之。也是這段時間我學會了打台球,從一個菜鳥變成了一個還可以的球手。老洪年齡長我很多,但是和他之間沒有年齡的差距,甚至工作之餘,我還會摸著他掉了差不多頭髮的頭喊他“小紅帽”。老洪是個好脾氣的人,不會因為被“冒犯”而生氣。我是個心直口快(確切的說是心直口壞)的人,偶有情緒就會表露出來,也喜歡對不滿的事情說三道四,唧唧咋咋。我總覺得應該不平則鳴嘛。老洪說我的脾氣很像他剛畢業的那會,做事情有時候不知輕重,嘴巴也壞。多次讓我管管自己的嘴,說我遲早會壞在這張嘴上。我知道老洪說的是對的,也開始慢慢的學著控制自己的情緒,控制自己的嘴巴。
  
現在老洪離開了,一切也進入了新的階段。我又回到了一個人的孤單,坐在座位上,回頭的時候看不到老洪,感覺很怪。下班了,一個人冷冷??清清的回來,看著熟悉的台球室卻沒有了切磋的朋友。正月十五還沒有到,樓下的小飯店才開了兩家,吃飯也變得孤單。老洪在的時候,炒上兩個小菜,哥倆可以喝上兩盅,然後到旁邊的台球室打上一桿,卻是一種愜意的生活。現在的我只能一個人吃著蓋澆飯,呆呆的嚼著單調的味道。願你在新的壞境裡能盡快實現自己的理想。好好工作,找個對象吧,也老大不小的人了。我會想念你的,哥們,有一天我們也許還有重逢的時刻。為了未來,一起努力,一起奮鬥吧。

創作者介紹

日誌不追風少年

cuplif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